亚调_绝赞学术中

此号主永7 就算是个狗游戏,也要吹晏哥和赛斯qwq
能够被您fo是我的荣幸w

晏华x男指/早春

终于,我终于画了七日相关,有脸见人了!【bu,赶紧转!!!

荷学长:

【预警】【花吐病】


【OOC】【条理无】【剧情死】【傻白甜】


是 @亚调_绝赞修行中 点的花吐病


还债的第一天,感到自己需要复健……


 


是子博发的,回复评论会是主博ID:一曜


这儿有一个【晏华中心】群:688387767


然后还有一个【晏男指】群:717119854




-


中央城区的公园里有不少开花的树。冬天冷过去,开得早的白玉兰开了,早樱也开了。指挥使对于植物和花的鉴赏能力很有限,好闻,好看。他站在公园的树底下,仰起头去看枝头那些花挨挨挤挤颤颤巍巍在早春还尚存冷意的寒风里瑟缩着,忍不住伸手,想去替她们挡一挡那低温的风。


晏华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还是叫他:“回收了中央城区的黑核,今天还有一些后续工作,早点回去吧。”


而且外面还冷。晏华看着指挥使冻得脸色发白但是鼻尖很红,这样想到。


指挥使一边应着一边往回走,抬起手捂住嘴咳了两声。


“感冒?”晏华问道。


指挥使摇摇头。他摊开手,露出掌心里的几片粉色的花瓣:“应该是被花瓣呛到了。”


晏华看了看指挥使掌心粉色的圆形花瓣,又抬头看了看刚刚指挥使盯了很久的那株白色早樱,心里存了个疑影。他想问,但是也只是抬起手把指挥使衣领间的白色樱瓣拿下来,放在指挥使摊开的手心里,摆在那些粉色的圆形花瓣旁边。


 


“指挥使是感冒了吗?”安托涅瓦问道。


年轻人接过她递来的文件,一边捂住嘴咳了几声,摇了摇头。几片白色的圆形花瓣从他指间飘出来,安托涅瓦伸手接住,仔细辨认一下。


“这是梨花的花瓣。”她说道,“梨花刚开,今天我还看白折了几枝回来,不小心吃到了?”


指挥使皱起眉回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


安托涅瓦捏着那片梨花瓣捻了捻,在手指上留下了点很浅的水痕,微笑起来:“指挥使最近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好好休息。”


 


中央城区的黑核虽然已经回收,仍然有小部分怪物没有清灭完毕,一些后续工作需要人去处理。薇拉听着指挥使分配工作,时不时捂住嘴咳起来,没忍住皱起了眉。他的脸色十分糟糕,苍白而虚弱,咳嗽的时候皱起眉。放下捂着嘴的手,手心里躺着几片细长的金黄色花瓣。


薇拉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说道:“向日葵。”


指挥使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些水,听到薇拉的话,没忍住问道:“什么?”


薇拉指了指指挥使手心的花瓣,解释道:“向日葵,我家乡的人很喜欢的花。”


指挥使点点头表示了解,皱起眉把喉间的痒意吞下去。


 


他咳得越来越重。安托涅瓦和雷切尔几次仔细检查,报告都显示指挥使身体健康。


安托涅瓦皱起眉:“这很奇怪。”


雷切尔应道:“是啊。”


指挥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还在咳,吐出几瓣深红的,圆形的,光滑的大片花瓣。雷切尔伸手接住那几片花瓣,掂起一片送进嘴里嚼了嚼。


“是红椿啊。”雷切尔说道。


“无根的椿花……断头的红椿,这不吉利呢。”穆娅低声说道,“神器使活骸化会冒出晶体……指挥使活骸化会吐出花瓣吗?”


指挥使吓了一跳,他剧烈地咳起来,吐出的红色椿瓣像血一样。止了咳他问道:“穆娅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穆娅伸手接住那些花瓣说道:“我一直在呀。”


 


晚上处理工作时,他效率并不高。剧烈地咳嗽,吐出的花瓣,和穆娅的话都使他十分困扰。他有些烦躁的丢下笔,把脚跷在桌面上,叹口气捂住了脸。


晏华敲门进来时,他正在咳。他皱起眉闭着眼,把那些粉色的圆形花瓣拂到一边。


晏华关了门,走近指挥使,看他睁开眼坐正,嘴角还粘着一片粉色的花瓣。他伸出手把它取下来,指挥使愣了一下,伸手接过那片花瓣。


“我听安托涅瓦说了白天的情况。”晏华说道,“穆娅的话,你不用……”


“是桃花啊。”指挥使端详着那片花瓣,突然说道。


晏华不太明白指挥使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嗯了一声,等他下言。


指挥使托着那片花瓣,向它吹了一口气,看着那片花瓣晃晃悠悠飘向晏华的方向,说道:“我最近真的很糟糕,咳得很重,咳起来浑身都在痛,有时候花瓣上带着血。”


晏华接住那片花瓣,嗯一声作为回答。


“我是不是快……了?”指挥使低声道,仿佛在自言自语。


晏华垂眼看着年轻人托着腮,望着自己,但是眼神飘忽,并没有焦点。晏华伸出手,在碰到年轻人之前停下,然后放在了桌面上,道:“不要瞎想。”


年轻人闷闷不乐嗯一声,继续道:“我甚至不知道我死了会不会有人难过……”


晏华皱了皱眉,道:“大家都会难过,大家都需要你。”


晏华伸手想去把年轻人眼角的水擦掉,没想到被指挥使抓住了手腕。年轻人两只手扑出来,他的手有些凉,骨节伶仃的手指握紧晏华的手腕,抬起眼望过去,问道:“那你呢?”


晏华没有抽回自己的手:“我也会难过。”


年轻人还是睁着眼睛看着晏华的脸,重复道:“那你呢?”


晏华对上年轻人的眼睛。


指挥使的眼神鲜少如此坚决热烈。


晏华转开头,他感到年轻人的眼神追着自己的双眼。他叹口气,另一只手覆上年轻人握着他手腕的双手,道:“我也需要你。”


年轻人笑了一下,他收回手捂住嘴又咳起来,问道:“真的吗?”


晏华拉下他的手,撑着办公桌凑上去,亲吻他嘴上沾着的那片桃花瓣。


 


指挥使的咳嗽不治而愈。


晏华的工作日志的头两页里,夹着一片薄薄的,透光的,粉色的,圆形的桃花花瓣。


 


END.


 


向日葵是俄罗斯国花,薇拉我记得是毛妹来着……?


桃花嘛,看到晏华才会吐这种粉色的恋爱色x



评论

热度(130)

  1. 亚调_绝赞学术中荷🚷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我终于画了七日相关,有脸见人了!【bu,赶紧转!!!